• <xmp id="uqmke"><nav id="uqmke"></nav>
    <nav id="uqmke"><code id="uqmke"></code></nav>
    <optgroup id="uqmke"></optgroup>
  • <nav id="uqmke"></nav>
    <dd id="uqmke"><optgroup id="uqmke"></optgroup></dd>
  • <xmp id="uqmke"><nav id="uqmke"></nav>
  • <nav id="uqmke"></nav>

    王一博“雙刃劍”與監管雷霆,樂華娛樂練習生模式能走多遠?

      樂華娛樂集團(以下簡稱,樂華娛樂)正率領著王一博們積極備戰資本市場。

      從早年的“專注韓庚100年”,到現在的“全力一搏”,不少小迷妹終究還是沒能逃過“華華的世界”。不滿足于收割粉絲的樂華娛樂,開始了它的赴港上市之旅。

      實際上,早在2014年就完成B輪融資的樂華娛樂,其后于2015年就登陸過新三板,2018年宣告退市。時隔四年,樂華娛樂頭頂“偶像經濟第一股”的稱號,繼續挑動著偶像+粉絲的模式來募集資金。

      不過,樂華娛樂的經營風險仍需高度關注:一方面宏觀層面監管環境愈發嚴格,練習生模式成長類節目難以為繼,新路徑新方向尚不清晰;另一方面微觀層面公司對王一博的依賴癥可謂成也一博,但隨著2024年合約期滿,是否將面臨著“敗的風險”,也備受考驗。

      01

      藝人管理業務太高“不容有失”

      自2009年成立以來,樂華娛樂已經將公司打造為包括藝人管理、音樂IP制作及運營及泛娛樂業務三大互補業務板塊在內文化娛樂平臺。樂華娛樂的國內運營主體為北京樂華圓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據國泰君安報告顯示,我國藝人管理市場競爭激烈并且高度分散。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截至2020年末,我國藝人管理市場擁有超過1200家公司,2020年CR5僅6.1%,樂華作為行業領軍者占有1.5%市場份額,位列第一,第二名占有1.4%。由此可見,二者相差較小。

      同份報告顯示,2016-2018年我國藝人管理市場規模由566億元增至685億元,復合增長率達10.1%。2018年以來我國藝人管理行業歷經整頓洗牌,2019年降至583億元。而后,隨著藝人管理趨于規范,其背后的藝人管理公司有望建立良好的市場聲譽,從而吸引更多潛力藝人與其簽約,2020-2025年藝人管理市場規模復合增長率有望達到14.4%。

      整體上,藝人管理市場整體呈現上升趨勢。

      同樣呈現上漲的還有樂華娛樂的營收數據。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樂華娛樂營收分別為6.31億元、9.22億元、12.9億元,凈利潤分別約為1.193億元、2.919億元及3.353億元。

      詳細來看,2019年開始,藝人管理已經成為了樂華娛樂的主要收入來源,其占總收入百分比從84%一路上漲至91%。隨之下降的是音樂IP制作與運營,以及泛娛樂業務,2019年由占總收入百分比11.8%、4.2%,下降至2021年的6.1%、2.9%。

      艾媒咨詢CEO張毅對《港灣商業觀察》表示,“藝人管理所在的領域市場,其成長性和風險性是并存的,在過去的20多年內,相關的藝人管理企業,有不少成長的非?捎^。但在成長的過程中,其對藝人的依賴與藝人運作上都需要綜合看待,例如在音樂、代言、影視綜藝等,都是較為重要的收入部分。”

      有趣的是,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2016-2020年我國泛娛樂(指的是基于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市場規模由2442億元增至5559億元,復合增長率達22.8%。以IP為核心拓展多元化變現途徑是泛娛樂市場持續增長的重要驅動力,預期市場規模將于2025年達13348億元。

      而泛娛樂板塊,正是樂華娛樂從2019至2021都相對占比較少的部分。

      雖同屬中國泛娛樂市場,但細分來看,其中短視頻與流媒體直播占比最大。自2016年占比分別為0.8%、10.4%提升至2025年37.6%、26.6%。而劇集、電影、綜藝節目占比下降趨勢較為明顯,分別從占比33.4%、21.5%、23.4%下降至8.6%、7.1%、4.6%。

      不難看出,未來短視頻與流媒體直播板塊更加吃香。對比同行業成立于2015年的泰洋川禾文化傳媒徐州有限公司來看,據艾媒網2020年中國藝人經紀行業案例分析顯示,泰洋川禾在國內行業中處于前三的頭部位置。隨后轉向多元化發展,相繼成立了papitube、泰洋恒星、泰洋學院等廠牌,匯集了演員、短視頻博主、音樂人、導演、編劇等Talent資源,經營業務涵蓋藝人經紀、短視頻MCN、內容投資制作、整合營銷等。

      與樂華娛樂不同,泰洋川合早就一只腳踏入了短視頻的圈子,早年簽約了papi醬成立了papitube,旗下短視頻博主有“集美貌與才華于一身”的papi醬、“種草短視頻達人”網不紅萌叔Joey、“常與明星聯合挑戰”的玲爺、“宅男殺手”一栗沙子、“童年的回憶”王藍莓、“分享國外生活”的戀愛博主小雨和熊大等。

      而后,2020年,樂華娛樂開啟了虛擬偶像之旅。

      02

      虛擬偶像賽道能否抓?

      張毅補充道,“在該領域出色的明星非常之多,這也是未來可能存在的一些風險,對該行業而言,未來將如何發展、如何在市場里去贏得更多的份額,擁有足夠的創新顯得尤為重要,例如對虛擬偶像的建設、商業化運作、以及包裝等。”

      招股書顯示,公司在積極拓展泛娛樂市場,包括虛擬藝人商業發展、綜藝節目形式授權及藝人相關衍生品銷售。2020年11月,A-SOUL出道,這是一個由樂華娛樂與字節跳動合作推出的由五名數字化打造的成員組成的流行虛擬藝人組合。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虛擬偶像產業處于持續高速增長的態勢中,2020年中國虛擬偶像核心市場規模為34.6億元,預計2021年將達到62.2億元;2020年虛擬偶像帶動周邊市場規模為645.6億元,預計2021年為1074.9億元。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虛擬偶像在內容和周邊產品產出方面有著較強的可塑性,能根據時代潮流發展不斷開發新的爆點,因此行業增長的延續性較強,未來一段時間內都將保持穩定增長態勢。

      說起虛擬偶像相信市場近年來并不陌生,從早年“門票逼近千元”的虛擬歌手初音未來,到后來的國內“最早實現盈利“的虛擬歌手洛天依,以及屈臣氏、肯德基、花西子的虛擬品牌代言人等。

      張毅表示,“目前而言,在該領域,傳統藝人管理或經紀企業,顯然還是較弱,很難確保虛擬偶像建設的成長性以及市場優勢,關鍵原因并不在于傳統藝人管理的經驗,而在于企業面對虛擬偶像建設需要迎接全新挑戰。這種現象在2022年尤為明顯,因為大量的品牌已經對傳統代言信心下降。”

      詳細來看,對比起一些小IP,樂華娛樂打造出的虛擬偶像團體各項數據還是非?捎^。虛擬人物唱跳團體推出的首支單曲《QUIET》在某短視頻平臺獲得了2.9萬的點贊量,但對比起同為虛擬人物的美妝達人柳夜熙來看,數據略顯遜色,柳夜熙第一條視頻點贊量就達到了360.6萬。

      A-SOUL團體微博官方賬號擁有89.5萬粉絲,其超話排名位居動漫超話第24。公開消息稱2020年出道,2021年6月團隊成員嘉然在B站的粉絲數達到50萬,團隊直播的單月營收達到362萬元。招股書顯示,公司自泛娛樂業務產生的收入由2020年的2108萬元增加79.6%至2021年的3787萬元,主要由于虛擬藝人組合A-SOUL的商業發展產生收益。

      針對樂華娛樂的虛擬偶像團體,網絡上的聲音也是褒貶不一,有人表示,“非常能夠理解李安面對伯格曼時的心情,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這是要干啥?樂華新女團是指這些紙片人嗎?樂華要搞二次元?我追星追真人不好嗎,追這些虛擬的東西圖啥?”;“怎么可能,大部分粉絲還是喜歡有血有肉的吧?”

      也有人表示,“你只要看了A-SOUL的直播就知道他們是幾個多才多藝,非?蓯鄣呐⒆觽,他們是有血有肉,會哭泣,會笑,會鬧的人。A-SOUL能走到現在很大一部分就是他們虛擬之下的真情實感,是粉絲與偶像之間的橋梁,有的評論了解一下再發表吧,要不顯得挺無知的。”

      “虛擬偶像對樂華娛樂而言,是一個最主要的挑戰。即便上市之后,能否抓住虛擬偶像至關重要的創新點,決定著樂華娛樂未來在這條賽道上的機會。過去有許多企業是敗在對新型的創新性沒有把握好而掉下來。”張毅表示。

      03

      王一博“獨大風險”與監管雷霆

      受眾對于明星的崇拜,實際上就是自我理想的張揚,自我情緒的宣泄乃至自我趣味的肯定,明星可以是單數,但受眾必然是復數。明星往往是以其萬眾矚目的形象成為人們種種欲望和情緒的象征。

      近些年來看,經過層層“包裝”的“造星”計劃步入公眾視野。明星作為一種符號,自然離不開其自身的形象設計、學識品格、文化修養以及其所特有的個性色彩。當圍繞在明星身上的一些“人設”崩塌,粉絲濾鏡消散時,也就是粉絲認為的“塌房”時刻。

      孟美岐可以算得上是樂華娛樂繼韓庚、王一博、范丞丞之后的又一吸金大將,可惜在2021年年底時出現了“456”事件。

      無獨有偶,《港灣商業觀察》查詢企查查發現,2022年3月11日,樂華娛樂因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被原告告上法庭。目前正處于民事一審階段。

      另外,早在2018年,國際IP保護協會FRAPA就發布數據稱《偶像練習生》抄襲相似度達88分(滿分100)成史上抄襲之最。

      《偶像練習生》是愛奇藝推出的網綜,節目類型為中國首檔偶像男團競演養成類真人秀,與其類似的還有《創造101》、《青春有你》等,樂華娛樂大多皆為選秀藝人,不少出自以上三檔節目。招股書顯示,樂華娛樂有58名簽約藝人及80名參加訓練生計劃的訓練生。

      選秀類節目一路走來,目前面臨較為嚴格的監管環境。2021年,多部針對行業規范化的政策出臺,如《關于進一步加強文藝節目及其人員管理的通知》。

      今后的選秀還能如前些年般贏得如此多的流量嗎?未來的選秀之路又將何去何從?《港灣商業觀察》就樂華娛樂是否將調整業務重心等進行求證,未能獲得回復。

      與此同時,值得關注的是,市場提及較多的是樂華娛樂的“王一博風險”。招股書顯示,樂華娛樂提及到的王一博次數達到18次。王一博是樂華娛樂當仁不讓的頂流扛把子,也是知名度最高的藝人,王一博與樂華娛樂的簽約期限從2014年至2024年。

      王一博為樂華娛樂的現金奶牛也貢獻不少。2021年底,樂華娛樂為王一博制作的兩首數字單曲《無感》和《我的世界守則》,銷量分別超過1700萬張及1500萬張。

      另外,市場猜測頗多的是,樂華娛樂對供應商B的依賴程度最大,而這一供應商B大概率同樣是王一博。報告期內,樂華娛樂向供應商B的采購金額分別為3227.4萬元、1.33億元、3.02億元,采購占比分別為9.2%、31.1%、43.9%,三年時間累計采購金額為4.67億元,采購依賴癥不斷提升。

      由此可見,如果頂流王一博2024年沒有與樂華娛樂續約的話,這或將成為一大風險。當然,對于樂華娛樂而言,目前尚有一兩年時間來進行業務調整。然而,整體上,成長類練習生模式的監管愈發嚴苛,也嚴重考驗著樂華娛樂的可持續性經營。而在虛擬偶像的新道路上,樂華娛樂又有多大勝算,值得市場關注。 

    相關產品

    評論

    039久久久这里有精品 久久久草视频这里只精品 久久久视频精品6 久久草精品99 最新久久久99在线视频 久久久只有精品网 在线播放久久久 久久久机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久草久久草视频 久草久久er 青青草久久久热视频 911久久久久久精品 久久久这里只有精品6